莱芜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至尊神农 第四百七十六章 寒气液化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7:38 编辑:笔名

至尊神农 第四百七十六章 寒气液化

顾伟琴的体寒不是一般的体寒,她的身体寒气实在是太重了。江小白通过号脉已经感觉到在顾伟琴体内的寒气已经严重到了液化的程度。

这样的阴寒之体别说是怀孕了,就是能够怀上,胎儿也无法在这样的阴寒之体里存活多久。

“姑姑,每到秋冬的时候,是不是有种手脚发寒怎么都捂不热的感觉?”

顾伟琴立马点了点头,“哎呀,还真是被你说对了。我最讨厌秋冬季节了。家里开着暖气,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得睡在电热毯上。”

江小白道:“那么我多嘴问一句,姑父和你平时一起睡吗?”

“一起啊。”顾伟琴道。

江小白道:“如果你长期开电热毯的话,对姑父体内的小蝌蚪很不利,我估计他体内的小蝌蚪存活率应该很低。”

“医生也那么说过。”顾伟琴道:“我家老李应酬多,烟酒都免不了,一直想调理,就是没时间。小白,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没问题,老李有问题?”

江小白摇了摇头,“姑父的问题有多大,我暂时还不得而知。倒是姑姑你的问题十分严重,这可不是我恐吓你。”

“我哪儿有问题?”顾伟琴道:“这些年我见了很多医生,他们都说从检测结果来看,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的。”

江小白道:“那是西医的检测结果,咱们中医讲究的是气。姑姑你体内的寒气实在是太重了。”

“不会吧?”顾伟琴认为江小白在忽悠她,连连摇头,“我经常刮痧和拔罐的,身体怎么可能寒气过重呢?”

江小白道:“刮痧和拔罐能解决的问题很有限,对于顽固性的寒气,这两种方法一点效果都没有。姑姑,你仔细看看你的皮肤,是不是在白色之下有一点点的青黑色?”

顾伟琴、卓丽君和顾惜都看了看。

“我一直以为这是血色。”顾伟琴道。

江小白抬起头来笑看着卓丽君,道:“阿姨,能不能麻烦你把袖子撸起来,把你和姑姑的胳膊对比一下。”

“没问题。”

卓丽君撸起袖子,两个人的手臂放在一起对比了一下。卓丽君的肤色也很白,不过却没有顾伟琴那种病态的白。她白皙的皮肤下隐约可以看到的是淡淡的红色。

不对比不知道,一对比吓一跳。顾伟琴又让顾惜把袖子撸起来,又和顾惜对比了一下,最终发现正如江小白所说的那样,只有她的皮肤下面有一点点青黑色。

“我皮肤下面的那种颜色到底是什么导致的啊?”顾伟琴问道。

江小白道:“那是寒气,液化的寒气。普通人体寒,但是体内的寒气达不到液化的程度。你的体寒非常严重,已经液化了。姑姑,你怀不上孩子的原因就在于此。即便是再健康的小蝌蚪进入你的身体里,也会被那股寒气给冻死。侥幸的话,小蝌蚪能找到卵子,但是即便是它们结合了

,形成了胚胎,胚胎也无法在你的身体里存活多久,最终一定会流掉。”

“姑姑,你的身体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寒气啊?”顾惜问道。

顾伟琴想到了一件事,叹道:“这个你妈妈知道。”

卓丽君道:“伟琴,我估计你体内的寒气跟你十八岁那年掉进冰湖里有关。”

顾伟琴十八岁的那年,冬天出奇的冷。省城的最低温度达到了零下二十度。

那时候顾伟琴正年轻,冰天雪地也阻挡不了她外出的热情。她和一帮朋友相约去野湖滑冰。谁知道湖面居然开裂了,他们一户人当中有四个人掉进了冰湖里。

四个人被救上来之后,只有顾伟琴一个人活了下来,其余三个全都死了。

从那以后,顾伟琴的体质便大不如前。顾九峰请了许多名医给顾伟琴调理身体,后来顾伟琴的身子才逐渐好了起来。不过那侵入体内的寒气却在她的身体里扎下了根,依靠顾伟琴身体的滋养,变得越来越厉害。如今已经严重到了液化的地步。

听了卓丽君的回忆,江小白终于知道顾伟琴体内的寒气是怎么来的了。

“那寒气在你体内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姑姑,你得有心理准备,想要根除你体内的寒气,可能是个漫长的过程。”

顾伟琴道:“不会需要个十年八年吧?那我可等不了。”

江小白摇了摇头,“肯定不需要,不过具体需要多久,我也没个数。”

顾伟琴道:“小白,你可得快这点啊。我都四十三岁了,再过几年说不定就要绝经了,以后还怎么生啊。就算是身子调理好了,我也没办法生了啊。”

江小白笑道:“不会那么久的。”

“小白,那到底要怎么祛除我姑姑体内的寒气呢?”顾惜问道。

江小白道:“两种办法,双管齐下,咱们先试试第一种方法,药浴。”

卓丽君道:“小江,你开个单子给我,需要什么药材我去让人买最好的过来。”

江小白道:“那最好了。”

卓丽君立即就给江小白拿来了纸和笔,江小白迅速地在纸上写下了击中药材的名称。

卓丽君是个办起事来雷厉风行的人,最讲究效率。虽然是大年三十,不过只要她一个打出去,还是有不知道多少人排着队愿意为她效劳。

半小时之后,江小白所需要的药材就已经全部都送到了顾家。

“小白,今晚可以就开始吗?”顾伟琴很着急,巴不得立马就能把体内的寒气给祛除了。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夜里寒气最终,泡药浴的时候毛孔会打开,会给寒气可乘之机。最佳的时间是每天的中午。咱们明天中午再开始吧。姑姑,不过现在我可以通过银针刺血的办法帮你把潜伏在肌体表层下面寒气给放出来。”

“要怎么放?”顾伟琴连忙问道。

江小白道:“这个需要你脱掉衣服。”

“啊?”

三个女人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

按辈分来说,顾伟琴是长辈,怎么能让一个小辈看到自己的身子呢。再说了,这个小辈还是她亲侄女的男朋友。(未完待续。)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排行怎么样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费用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治病怎么样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费用表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