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爵迹 第七十九回:杀戮者的呢喃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4:49 编辑:笔名

爵迹 第七十九回:杀戮者的呢喃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

神音恢复知觉的时候,最先感觉到的,是身体被浸泡在海水里带来的寒冷,她本能地打了个哆嗦,但是却感觉不到漂着冰碴儿的海水本应有的那种刺痛。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坐在海岸边的浅水里,背靠着一块散发着海腥味的黑色礁石。那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此刻正单腿跪在自己面前的海水里,他低着头,闭着眼,一只手伸进水面之下,仿佛探寻着什么。

昏迷之前的记忆,应该是自己被山鬼震飞,摔进了乱世嶙峋的坑洞里。但为何此刻,自己却在浅海浸泡呢?

视线里明明灭灭的金色光线在水底流动着,神音反应过来,是这个男子将自己抱来浅海,以便他在这里制作出【阵】,供她迅速恢复。只是,他为什么要救自己呢?

神音低头看着水下那一圈发出呼吸般明灭光芒的、围绕着自己旋转不息的魂术之阵,那个男子全身闪动着发亮的金色魂路,源源不断涌动的魂力,持续地流淌进那个旋转着的光阵,无数强烈的魂力包裹着神音,她手臂上、大腿上那些密集的刀口,正在迅速地愈合,甚至连腹部那两个几乎被洞穿的拳头大小的血洞,也开始汩汩地新生出粉红色的血肉来。

而奇怪的是,无论是腹部几乎致命的血洞,还是手脚上那些细密的刀口,所有这些伤口带来的痛觉,都像是消失了一样,被这个男人【阵】的光芒包裹着的自己,仿佛与痛楚隔绝了。

“你是谁?”神音看着面前闭目凝神的男子,轻声但警惕地问道。

男子睁开了眼睛,然后慢慢地站起来,借着旋转着的【阵】发出的金色亮光,神音第一次看清楚他的脸。

一双漆黑温润的大眼睛,仿佛是草原上最温驯的动物,流露出一种天真而原始的茫然。就像纯真的幼童第一次凝视崭新的世界。神音在他的目光里放松了警惕,紧绷的身体渐渐松懈下来。她对他轻轻地笑了笑,他忍不住微微有些脸红,把目光转开去。

他有着一头凌乱的短发。仿佛火焰般鲜红,额前的碎发被他拢到头顶。开阔的额头下露出他清晰而分明的眉眼。他的鼻梁高而挺拔,令他的脸透露出英气逼人的硬朗,然而他那双温润漆黑的大眼睛。以及上面浓密而柔软和睫毛,又削弱了几分锐利。增添了更多的温柔,他的嘴微微地张开着,像是要对你说话。却又怕出声将你吓到一样,只是维持着那样一个害羞男孩般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是一张温柔纯净得仿佛只有年轻的天使才拥有的面容。

但是。这样的面容之下,却是一副高大结实的肌肉身躯。他全身几乎赤裸,只有腰部围绕着一圈短短的铠甲。小麦色的肌肤上,从脖子到脚,甚至脸上,都布满了刺青般神秘的刻纹。他的胸膛结实而宽阔,四肢修长有力,双手上依然残留着刚刚虐杀山鬼时黏稠的血浆,他全身散发着带有侵略感的雄性气味,他的肌肉内部就像包裹着闪电,充满无穷尽的力量。

这些本应互相冲突违和的东西,却矛盾而统一地共存于一个人的身上。

同时混合着天使和恶魔特质的人。

“你是谁?”神音小声地再次问他。

他轻轻地张了张口,喉咙里艰难地发出含混的声音来:“霓……虹……”

“霓虹?”神音重复着。

他连连用力地点头,脸上瞬间露出孩童般纯真的笑容来,他刚刚沮丧而急切的脸也仿佛被这个笑容点亮了,显得英俊而温柔,神音看得出神。

这样完美而纯净的表情,完全不应该存在于这个邪恶而古怪的世界里。他仿佛因为神音叫对了自己的名字而兴奋起来。他的笑容没有任何的掩饰,洁白的牙齿,爽朗的声音,他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很久之后,当我再次回忆起当年的冰天雪地里,自己第一次叫出霓虹名字时,他满脸的激动和闪动的泪光,我才明白,他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自己叫对了他的名字,而是因为,他以为我终于“记起”了他。

――是的,他找回了记忆,但是我没有。

――所以他才会奋不顾身地保护我,为我战斗,为我流血,但是我没有。

――可是曾经的我,也会奋不顾身地和他并肩战斗,只是,那个时候,准确地说来,和我“并肩”的并不是他啊……

――那时的我,像一个怪物,可是只有霓虹不会害怕我,不会嫌弃我。

――后来的我,终于看起来正常了,但是,我却觉得,后来的我,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怪物。

他突然站起来,转身跃进海里,神音还没反应过来,就突然看见他从海面上湿漉漉地钻了出来,水珠仿佛宝石般从他健美如同海神般的躯体上一颗一颗滚动下来,他手里抓着几颗长满尖刺的海胆,嘴里还叼着一尾正在挣扎的海鱼。

他跑到神音面前,蹲下来,把鱼甩在神音面前,然后又用手用力地掰开那几颗黑色的尖刺海胆,然后捧着,递给神音,他漆黑而温润的目光里闪动着期待而紧张的光芒。

他的手被海胆刺破了,血液流出来滴到海水里,神音皱了皱眉头,说:“你的手……”

霓虹咧开嘴笑了,摇摇头,完全不痛的样子,他的双手依然捧着海胆,眼神热烈期待地看着神音。

神音心里涌动过一股温泉般的感动。她伸出她纤细而洁白的手,从霓虹粗糙的血粼粼的手上接过黑色的海胆,她捧在嘴边,低头吮吸了一口,鲜美的味道滑进嘴里。神音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有些饿了。

霓虹开心地笑起来,脸上是兴奋并且满足的笑容,他心满意足地看着神音低头吃着海胆,吃完一个,他又立刻砸开一个递给她。像是一个害羞的男孩,要将自己最好的玩具送给自己最心爱的女孩。

――就像曾经的我们,那个时候的我们,被“断食”疯狂折磨,几乎失去神智。那个时候,你也是如此,守护着因为饥饿而奄奄一息的我们。

吃完海胆,神音想要站起来回到岸上,因为冬天里的海水,温度并不好受,没有受伤的时候还能勉强支撑,此刻身体所有的魂力都用来再生和痊愈了,所以,对寒冷的抵抗能力非常弱。

她刚想要站起来,腹部就传来一阵剧痛。但不知道为什么,比起之前,痛苦明显要减弱很多。

“果然还没恢复好……”神音皱着眉头,狼狈地重新跌坐到海水里。她刚抬起头,一阵温暖而又强烈的气息逼近自己的面前,霓虹伸手,将神音从水里抱起,走到岸上,他单手抱着神音,另外一只手朝地面上凌空抓了几下,于是,几块冰壁拔地而起,迅速地在一块凹陷的岩壁周围,建起了一个小小的冰房。他把神音抱进去,放到地上,然后就蹲在神音边上,用询问的热切目光看着神音,他没有说话,但是他温润的眼神仿佛在问,这样感觉好一点吗?

“嗯,好多了,没有风了。”神音笑着,对他说。

他于是也开心地呵呵笑了起来。

他眉眼间的温柔和他身体里弥漫的杀戮气息一点都沾染不上关系,这种极其异样的对立,让他变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谜。

他突然抬了抬眉毛,眼睛里放出光芒,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身弯腰走出了冰室。

没过多久,他重新钻了进来,这次,他的手上拿着一张刚刚从雪豹身上撕下来的皮毛,滚烫的血迹还冒着热气,他伸出手指在皮毛上轻轻点了点,于是那些黏糊糊的血迹迅速凝结成了冰,他抬起手用力一抖,“哗啦啦”无数红色的冰碴儿掉下来,于是手上就只剩下一张干燥而洁净的毛皮了。他走到神音身边,递给她,然后冲神音做了一个“披起来”的动作。

神音将毛皮裹在自己身上,她回过头去,看见霓虹脸上得意而纯真的表情,像是少年在炫耀自己的宝贝一样。神音轻轻地笑了:“谢谢你。”他的坦然让她心里刚刚升起的紧张稍微放松一点。

为什么会紧张呢?

这个岛屿目力所及之处,了无生机,他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内感应到雪豹的存在,同时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猎杀了它,并且来回,他的速度,他的魂力感知,都是多么可怕啊。

霓虹蹲在神音面前,用直接而滚烫的目光看着她,神音还是冷得微微发抖。于是,他走过去,伸开长腿坐下来,将神音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中间,张开双臂将神音抱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

“你……你想干吗?”神音的脸唰地一下红了起来。

但是,霓虹却仿佛没有听见,他安静地把头放在神音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浓密的长睫毛让他显得像一个熟睡的孩童。他运行起全身的魂力,随着无数金色光芒沿着他身上的纹路来回流动,神音渐渐感觉到初夏阳光般和煦的气流,将自己一层一层地包裹起来。

她轻轻侧过脸,看着抱着自己闭着眼睛的霓虹,问:“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霓虹抬起头,抿了抿嘴角,看起来有点难过,他那双温润的眼睛清澈无比,瞳孔里是一种混合着茫然和哀伤的神色,他冲神音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把头放回神音的肩膀。

滚烫的魂力,从他赤裸的胸膛上,源源不断地流动出来。

愈合的血肉,新生的肌肤。

冰室之外呼啸的漫天风雪。

――很多年后,我经常在想,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那个时刻,该多好。

――这样我就能够安静地待在你的身边,像一个普通的少女。而你,虽然看起来像一个杀戮恶魔,但你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那样我就不会变成真正的杀戮恶魔。

――我就不会伤害你。

――对不起。(未完待续

。)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手术价格
南京新协和医院预约急诊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收费贵吗
南京新协和医院急诊预约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收费标准